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乐儿一见他答应了,冲后头招了招小手:“走了,去找六叔玩去了。”后头四个宫里的嬷嬷急忙跟了出来。
    这是皇上御赐的保镖,小的时候四个嬷嬷守着她们姐弟俩,后来两人长大了,乐儿喜欢出去溜达,四个嬷嬷就都跟着乐儿了,她弟弟哪儿另外找了两个,有这四个嬷嬷跟着,乐儿去哪儿怀清都放心。
    乐儿带着人一蹦一跳的跟着陈丰去找慕容曦了,回头再说怀清,踏进暖阁的时候,皇上正吐呢,如今是吃什么吐什么,这才是最要命的,若不是用千年老参汤吊着命,这会儿早挺不住了。
    即 便如此,也瘦成了皮包骨,吃什么吐什么,可皇上却仍坚持每天要进膳,吐了的,吃不了的都让海寿偷偷拿出去埋了,这么着,也是为了不让病情泄露出去,想起 来,怀清都觉得心酸,人都说皇上是天下之主,九五之尊,这可天下之主,却连病情都要费尽心思的瞒着,偷偷摸摸的像做贼一样。
    怀清放下手里的药箱,走过去轻轻拍抚皇上的脊背,等他把胃了东西都吐尽了,从海寿手里接了杯子递给皇上漱口,等收拾好了,皇上靠在炕上看着她道:“不刚出去吗,怎么又回来了?”
    怀清略斟酌了一下言辞,才道:“儿臣有话要说。”
    皇上挑挑眉:“是关于我的病,你是想告诉我实情吗?”
    怀清一愣:“父皇怎么知道的?”
    皇上:“这是朕自己的身子,即便你们都瞒着朕,朕也知道,恐没多少日子了。”
    怀清忙道:“父皇,我要说的不是这个,我要说的是,您这病我能治,只不过治的法子,有些惊世骇俗,故此一直没说。”
    皇上眼睛陡然一亮:“什么法子?”
    怀清道:“父皇这病,如果说的更直白一些,就是胃里生了不该有的东西,若是用刀子破开皮肉切除病灶,再用药调养,即便不能保证跟父皇原来一样,性命也应该无碍。”
    海寿听了,只觉这简直是异想天开,这话若不是从四皇子妃嘴里说出来,换二一个,估摸这会儿已经身首异处,这是要弑君啊,皇上玉体,毁伤分毫都是大罪,更何况,这样剥开皮肉,简直大逆不道。
    皇上沉默良久道:“朕记得当年余家有一位神医,是曾破腹取子,难道你也有这样的本事?”
    怀清道:“我手里的这套手术刀正是这位前辈的,当初在南阳的时候,余隽赠与了我。”说着打开药箱拿出来给皇上瞧。
    皇上挨个瞧了瞧问:“可用过?”
    怀清道:“当年老将军的旧伤发作,曾用过一次。”
    皇上点点头:“这个朕听老将军说过多次,说你剥开老将军的皮肉把留在肩骨上的箭头拔了出来,再用针线缝上,听老将军说,从那儿以后再没犯过旧疾。”
    说着,忽然问她:“朕的手术你有几分把握?”
    怀清道:“不瞒父皇,只有一半的把握。”
    皇上点点头:“朕准了,你去准备吧。”
    海寿忙道:“万岁爷,您可要三思啊。”
    皇上挥挥手:“三思什么,若不手术必死无疑,若手术有一半活的机会,朕要跟老天赌一赌命,赌赢了,朕得一命,赌不赢,就是朕的寿尽了。”
    见怀清还没走,不禁道:“怎么,朕应了你,你这丫头又怕了不成?”
    怀清摇摇头:“儿臣是大夫,即使父皇是天子,在儿臣面前也是病人,治好父皇的病是儿臣的本份,只不过,儿臣想要一个助手帮忙。”
    皇上道:“你想要谁?”
    怀清:“太医院的曾思正曾大人。”
    皇上一时没想起曾思正是谁,海寿忙道:“曾思正就是上月里跟着王泰丰来给您请平安脉的那位,在太医院里数着这位曾大人年纪最轻,医术却不在王泰丰之下,去年慧嫔娘娘的病就是曾大人给治好的。”
    海寿这一提,皇上才想起来,是有这么个人,不禁讶异的道:“你怎会跟他认识?”
    怀清:“当年我哥任南阳知县的时候,曾大人的兄长是南阳守备曾思廉。”
    曾思廉?皇上想了想:“如今淮南道的河道总督,可是他?”
    怀清不得不佩服皇上的脑子,大燕多少官啊,总督之上的也有不少呢,自己一提皇上就知道是谁,什么职位,这简直比电脑还牛呢。点点头:“正是。”
    皇上不禁道:“这个曾思正倒是个老实人,当了这么些年太医,今儿若不是你提起来,朕还不知他是曾思廉的兄弟呢。”
    海寿心说,得,这位张口一句话,往后曾思正在太医院至少能说上话了,比熬多少年都有用,不过,四皇子妃认识的人还真多啊。
    如今算算,这各地的封疆大吏,有不少都跟她交情,或者拐着弯的有交情,河道的曾思廉,川陕的尹继泰,江南的葛连升,云贵的夏士英,都跟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怪不得那天皇上说四皇子妃是个东南西北路路皆通的主儿,就凭这强大的人脉,什么事儿干不成啊……
    ☆、第164章
    之所以选择曾思正当助手,怀清是想手术的成功率更高一些,这些年,曾思正潜心钻研医术,不仅是传统中医,对于一些外科手术也有涉猎,怀清曾亲眼见他解剖兔子,手法相当熟练。
    自己问过他,怎么会这些,曾思正说从太医院的藏书库里找到了一本古早的医案,拿给怀清瞧过,怀清方知道,这医案就是余家哪位前辈,自己这套手术刀的主人。
    医案上详细记载了他经手成功的几个案例,有破腹取子,也有割除盲肠,还有清创等小手术,最大的手术就是破腹取子。
    曾思正说,除了这些太医院找到的医案,他手上还有一个手卷是从余家的藏里找到的,也是出自这位前辈之手,虽不是医案,却是一些实验的记录,有兔子有老鼠,还有冬眠的熊。
    说到这里,不得不说一下,曾思正的夫人正是余静茵的姐姐余静苑,这两人能成,真不得不说是姻缘天定。
    余静苑虽是余家的大小姐,却因余静茵的缘故颇受冷落,因余静茵跟二姑娘有些像,余家对她寄予厚望,父母更是毫无原则的宠溺,造成了余静茵后来的性格,说起来,余家也是有责任的。
    余家人总想着二姑娘振兴了家业,并且母仪天下,惠及后代,却忘了这些跟长相毫无关系。
    怀清相信,如果当年的二姑娘不是穿越而来,或许也没有如今的余家,更没有流芳百年的一代贤后了。
    并不是怀清不相信古代女子的智慧,但庆福堂的经营理念,以及对爱情专一的坚守,这些跟一个人教育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,但是,即使拥有现代了灵魂,在这个三妻四妾婚姻观的古代,想坚守这样的爱情婚姻观同样困难。
    自己跟二姑娘能成功,完全是运气,遇上了对的人,二姑娘的故事不可复制,即使同为余家的后世子孙也一样,余家因为余静茵长得像二姑娘就觉得她应该母仪天下,实在过于想当然。
    而对于余静茵的宠溺跟厚望,也是她最终悲剧收场的原因,而余静苑因为备受冷落,并没有好高骛远的想法,她嫁个曾思正的时候,曾思廉还没升任河道总督,家世上而言,曾家逊色的多。
    而 曾思正为了能进余家的藏,最终选择入赘余家,这是余家的家规,有时候,怀清真觉得历史总是诡异的重合着,余年哪位前辈就是余家入赘的女婿,所以他的手 卷,才得以在余家的藏里保存,估计他当时也不会想到,一百多年后,另一位余家的女婿会不知不觉中继承他的衣钵。
    而余静苑能认清自己,并且理智的追求到了自己的幸福,沙里淘金,方能看出她才是真正有智慧的女子。
    话题远了,拉回来说眼前,怀清并没有回四王府,而是留在了宫里,很快曾思正也进宫了。
    即使在现代,这样的手术也是大手术,一个弄不好,病人极可能死在手术台上,更何况,这里是古代,没有先进的检查仪器,更没有输血急救的设备,所以,这就要求怀清把每一个最微小的细节,都要想好了,准备充足,即使这样,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
    因为曾思正在,怀清有把握不会出现失血过多的状况,但却不知道皇上胃里长得是不是良性肿瘤,还有,就是割掉之后用中药调理,能不能控制住病情,这样真正的中西医结合治疗,怀清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结果,但怀清想试一试。
    现 代的时候,人们在中西医之间划下了一道鲜明的楚河汉界,仿佛中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不通的领域,但怀清记得,爷爷曾经说过:“如果用手术来界定西医,那么咱 们中国几千年之前就有了西医,华佗曾给关羽刮骨疗毒,更曾试图给曹操做开颅手术,如果照这个标准划分的话,难道华佗是西医吗,所以,医术根本没有中西之 分,壁垒分明的不是好医生,能跨过这条分界线的,才是真正的大医国手。”
    怀清不敢称大医,但她想试一试,即使不成功的代价可能不是自己能承担的,她也要试一试,这是一个医者的追求,更何况,她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,就像皇上说的,赌一把,人生有时候需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气,方能置死地而后生。
    不过,对于曾思正,怀清也必须把这些说清楚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样,怀清把皇上的病情和自己的治疗方法跟曾思正和盘托出。
    见曾思正仿佛并没有太讶异,怀清不禁问:“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    曾思正道:“一个月前我跟王大人来给万岁爷请过平安脉。”
    怀清道:“你那时就瞧出来了?”
    曾思正摇摇头:“我只是觉得皇上胃气不通,内有异物相阻,却不知这异物是什么,今儿听了皇子妃说,方知道原因,而皇子妃的治法,虽听上去惊世骇俗,却是如今唯一的法子,。”
    怀清点点头:“既然你都知道,我就不再废话了,只不过病人是皇上,若是手术成功自不用说,只怕万一……恐会获罪。”
    曾思正道:“皇子妃不用说了,这些下官都知道,总有人要去尝试,如果手术成功了,以后将能救多少人的性命,这是万民福祉,作为一名大夫应该做的事,若所有的大夫都瞻前顾后固步自封,才是最大的遗憾,即便有获罪的可能,下官也不悔。”
    “好个不悔。”怀清道:“若天下的郎中都如曾大人一般,真是百姓之福了。”
    曾思正道:“比起皇子妃,下官所做的不值一提。”
    怀清忍不住笑了:“得了,咱们俩也不用再互相追捧,既如此,准备吧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