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怀清嘿嘿一笑:“有舍才有得,儿臣明白着呢,所以,儿臣这儿给余隽说个人情,父皇准了吧,好不好?”
    这幅死皮赖脸的样儿,看的海寿都想笑,不过,四皇子妃这样也不是一两天了,跟皇上下棋时的赖皮劲儿更好笑呢。
    最好笑,有一次皇上给她赖皮的没辙,随口说了句:“你这赖皮的招数也不知是跟谁学的?”
    不想四皇子妃大言不惭的说:“跟老将军学的。”说老将军跟老公爷下棋的时候,就这样。
    皇上先头还不信,后来寻了机会,宣老将军进宫下了一回棋,才知道四皇子妃说的果然不错,她那些赖皮招儿,的确是得了老将军的真传,所以,只要四皇子妃一使出这赖皮的招数,皇上也就没辙。
    想到此,不禁看了跪在地上的余隽一眼,暗道,到底余隽会做人,早早跟四皇子妃攀上了交情,得四皇子妃说句话儿,恐怕比他余家的免死金牌还有用呢。
    皇上道:“你倒是心大。”
    看向余隽:“算你有本事,请了这个赖皮丫头来给你说人情,朕若再追究,恐怕这丫头的赖皮劲儿一来,朕又不得消停了,得了,起来吧。”
    余隽不免有些怔愣,虽也耳闻皇上对怀清颇为青眼,却没想到竟是如此,这一问一答中,比那些皇子还要亲近许多。
    怀清见他不动,咳嗽了一声提醒,余隽方回过神来,忙磕头谢恩,这才站了起来。
    皇上看了余隽一眼,不禁想起了皇后,脸色略和缓道:“皇后虽说没了,余家却仍是余家,庆福堂的善行功绩,朕心里头记着呢,朕知道你是好的,可光你好也不顶用,余家的家规祖训若是成了一句空话,可就辜负了当年昭惠皇后的一片苦心了。”
    余隽忙又跪下磕头,直到皇上挥手叫他下去,方才躬身退了出去。
    等余隽出去了,皇上斜眼瞪了怀清一眼:“也不知你是真大度还是怎么着,自己的亲闺女都不心疼吗?”
    怀 清道:“骨肉连心,怎能不心疼,瞧见乐儿落下那一瞬,我恨不能把害她的所有人都宰了,可毕竟不能那么做,心里虽疼乐儿,却也要明辨是非,余隽没有错,事实 上,他始终再尽力收拾余家的烂摊子,他扛着所有压力打理庆福堂,他是儿臣的朋友,更是知己,也是儿臣心里最佩服的人,他的善是大善,他无愧于余家的子孙, 更无愧于庆福堂的招牌。”
    皇上不禁挑了挑眉道:“行了,知道你心善,朕都准了你的人情,还说这些做什么,刚出满月就跑了出来,真亏老四也不心疼,回去歇着吧,海寿送她们回去。”
    说着,低头瞧了瞧怀里的小丫头,刚还咯咯笑的丫头,这会儿已经睡熟了,小嘴咧着,小拳头握着,那睡相可爱非常,皇上颇不舍得递给了怀清,又特意嘱咐海寿路上仔细些,别冻着两个孩子,才放她们出去。
    怀清一出宫门就见慕容是正跟余隽站在宫门处说话儿,怕孩子着凉,叫奶娘抱着孩子先回去,自己过来道:“怎么在风地里头站着,怪冷的。”
    余隽见了她,越发愧疚上来,开口道:“怀清,我……”
    怀清知道他要说什么,打断他道:“你我之间的交情,再说这些就外道了。”
    余隽点点头:“你放心,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儿,我余家也该立立规矩了……”
    ☆、第162章
    怀清从宫里出来,上了车刚说要回去,甘草忙道:“主子,您早上出门的时候,咱们家大姐儿可是扯着您说了半天话儿呢。”
    给她一提醒,怀清才想起来,乐儿早上拽着她说想吃上回六叔给她买的糖葫芦,非让她给捎回去,怀清给她缠的没辙只能点头应了,若是自己这么回去,那丫头不定要跟自己赌气呢。
    有时候,怀清想想,时间还真是快,就觉着一晃眼的功夫,六年就过去了,以前那些事想起来,就跟昨儿才发生的似的,可如今自己的一对儿女,都跟那小树苗似的嗖一下就长了起来,昨儿还怀抱着,什么都不懂呢,如今都能缠着她要糖葫芦吃了。
    提 起糖葫芦,怀清不禁想起了慕容曦,这六年她跟他几乎没有什么来往,虽说慕容是大度,可怀清也明白,有些事还是避讳些的好,毕竟自己跟慕容曦有过那么一段, 而慕容曦跟慕容是又是兄弟,这些事好说不好听,外头的人就喜欢拿这些事儿嚼舌头根子,觉得是皇家秘事,嚼起来过瘾,自己索性不给他们这个机会,看他们还怎 么嚼。
    而且,除了这些前事儿,如今的慕容曦也格外忙碌,怀清都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,慕容曦开始上进了,差事领了一个又一个,个个都办的妥帖漂亮,有时候听慕容是提起,怀清都觉慕容是嘴里的六弟,根本就不是自己当年认识的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。
    慕容曦终于向所有人证明了他的能力,既然安邦之能更有治国之才,相比之下,慕容是就略显失色,而朝廷的风向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,尤其皇上如今这一病,更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。
    赫连清一年前病逝,入土不过两个月,新的六皇子妃就进了六王府,而这位新的皇子妃不是别人,正是九门提督屠仁守的千金屠月娘。
    说 起这两人的姻缘,如今京里头私下里传了众多版本,最多的是,屠月娘拦轿自荐的版本,这屠月娘长得颇似她爹,生的五大三粗,因生母早丧,她爹也不怎么管她, 自己又是个习武出身,不怎么在意家庭教育,故此,这屠月娘针线活计一样儿不会,放羊似的长大,婆家倒是说了不少,可高不成低不就,没有一个成的。
    说起来也好笑,这屠月娘虽生的粗鲁,却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,喜欢长相俊俏的,她爹前头给她说的那几个,大都是武官,她一相看自然一万个不乐意,这一耽搁过了二十还没寻着人家。
    她爹正着急呢,不想闺女自己看上了一个,据说屠月娘那天郊外打马归来,进了城仍没放慢马速,正好撞上下朝回府的慕容曦。
    屠月娘给她爹宠溺着长起来,眼里能有谁,不让路不说,一鞭子打过去,正打在马眼上,那马吃痛疯跑了起来,亏了慕容曦急中生智,跳车而出才避免了车毁人亡的结果。
    后来的发展,怀清真心觉得不像慕容曦的风格,简直就狗血的没边儿了,屠月娘知道自己撞的人是六皇子,也开始害怕起来,不想慕容曦知道她是屠府的千金之后,只说了一句:“下次小心些,城内都是人,不可跑马。”就放她走了。
    若传言是真的,怀清完全可以想象到慕容曦对女人的杀伤力,本来就生了一副好皮囊,加上这般宽宏大量的性子,还是皇子,随便一样儿拿出来都足以让女人疯狂,更何况,他三样都全了。
    想那屠月娘虽过了花季,却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姑娘,拿她爹给她找的那些男人跟慕容曦一比,后头的事儿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    屠月娘缠着他爹带着她登门道歉,几次登门慕容曦均托词不见,屠月娘也是个女中丈夫,既然登门不见,索性就在半道上截住了慕容曦,毛遂自荐的说要嫁给他。
    去年一年,京城内眷圈子里都在说这件事儿,说一次笑一次,可想不到,最后这件事竟然成了,赫连清不死的话,屠月娘即便嫁给慕容曦,也只能是侧妃,赫连清一死正好腾了空儿,屠月娘成了名正眼顺的六皇子妃。
    那天自己回国公府,还听见娘跟姨母说这事儿呢,说屠月娘是有福之人不用愁,怀清却总觉着这里头的事儿不对。
    她自然希望慕容曦能丢开过去,迈向新生活,可屠月娘,不是怀清有偏见,真不是慕容曦的菜。
    作为妯娌,怀清见过屠月娘几次,本质上说,跟赫连清余静茵的性格有些像,都属于莽撞冲动不走脑子型的,区别只在于,屠月娘更过一些,因为在家给她爹宠溺着长大,又会武,一言不合就会动手。
    上个月二皇子妃的过寿,怀清去走了个过场,正遇上屠月娘追着二皇子府的一个丫头没头没脸的打,二皇子妃气得不行,上前去劝,却给屠月娘伸手推了个踉跄,闹的实在不像话,怀清方开口,叫了几个粗壮的婆子来方拉住了她。
    那架势怀清如今都记着,哪有半分皇子妃的体面,简直就是一个街头泼妇,相比之下,赫连清都比她强太多了,所以,这样的女子,慕容曦怎么会瞧得上,既然瞧不上却娶了,还由着她这么闹,只有一个原因,就是慕容曦图的是别的。
    至于是什么,也不难猜,屠仁守是天子宠臣九门提督,从一品的大员,这些在皇子眼里都不算什么,慕容曦看上的,恐怕是屠仁守手里的兵权。
    屠仁守统领着步兵五营,若是打仗出征,这五营兵什么都不算,可如今这五营却是卫戎京城的兵,也就是说,如果慕容曦想搞政变逼宫,这五营兵攥在手里胜算相当大。
    怀 清最不想的就是这个结果,可这一步一步走过来,仿佛仍是走上了这条路,不过,慕容曦对乐儿是真疼的,隔些日子就叫陈丰过来接过去,陪着小丫头疯玩一天,有 时郊外跑马,有时就牵着乐儿在城里的集市里头瞎转,弄的乐儿心越来越野,虽是金枝玉叶,却成了个不折不扣的野丫头。
    慕容曦接乐儿去的时候,怀清不想拦着,她很清楚,即便慕容曦想怎么样,也绝对不会伤害乐儿,他看乐儿的目光怀清见过,跟慕容是有些像。
    想起这些,怀清不觉要为自己儿子鸣不平,记得这古代不都是重男轻女的吗,更何况是皇家,怎么都偏心乐儿了呢,就连皇上也一样。
    怀清后来总结了一下原因,觉得是乐儿这丫头太精儿,也不知道随了谁,整个一个小人精,嘴还贼甜,刚生出来就掌握了卖萌卖乖的神技,后来就更不得了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儿,进了宫,一口一个皇爷爷,叫的那叫一个甜,还特会看眼色。
    皇上批阅奏折的时候,她就在一边安静陪着,伺候笔墨,等皇上放下笔,小手就过去了,给皇上捏捏腿捶捶肩膀,乖巧非常。
    故此,皇上常说:“朕这么些孙子孙女里头,就数着朕的小乐儿最孝顺。”这话别人听了都能气吐血,是别人不孝吗,别的皇孙孙女的,谁敢跑御书房里来折腾啊,再说,想来也进不来啊。
    乐儿也不用进宫的腰牌,不是没有,是根本用不着,直接刷她那张小嫩脸,就能在皇宫里畅通无阻了,还用腰牌做什么,更何况,乐儿一进宫,皇上的心情就好,皇上心情一好,下头的差事就好当,所以都巴不得乐儿去呢,哪还会拦着。
    乐儿只要有些日子不去,海寿必然就会来四王府接,弄的这丫头成天往外跑,不是宫里就是六王府,要不就是叶府,再不济还有将军府国公府,总之就是一个野丫头,这才在家老实了两天还缠着自己给她买糖葫芦。
    比起这丫头,恪儿就稳当多了,而且,慕容是也是个偏心的爹,对女儿的教育方式跟儿子完全不同,用慕容是的话说,就是女儿得娇养着,儿子却必须严,所以,乐儿出去疯玩的时候,恪儿不是读书就是练习骑射。
    怀清也心疼,可慕容是有句话对,这会儿对他松了,不是宠他是害他,毕竟恪儿跟乐儿不同,他背负的是整个大燕,他必须不断充实自己,完善自己才成。
    这也是皇上的意思,怀清记得,皇上跟自己说过,一代圣君不过几十年罢了,若是三代皆为圣主,至少可保大燕百年盛世。
    怀清知道皇上说的就是恪儿,恪儿成才,大燕百年内无忧患,只不过对恪儿有些不公平,不过,恪儿非常懂事,性子跟慕容是一模一样,怀清总想着,他要是能活泼点儿就好了,可性子这个东西还真不是后天培养的,看着恪儿那张小大人一样的脸儿,怀清完全能想到当年的慕容是。
    忽外头陈皮道:“主子,您瞧那边儿像是二皇子跟前的德海。”
    怀清撩开窗帘往外看了看,正好路过八珍楼,楼前头一顶暖轿外头正是德海,轿帘打起,二皇子从里头钻进了出来,直接进了八珍楼。
    怀清抬头看过去,二楼琉璃窗内的身影一闪而过,怀清却也瞧清楚了,正是慕容曦,这两人虽是亲兄弟,却一贯不怎对付,这时候跑八珍楼来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商量事儿呢。可见皇上的病并没有瞒住。
    到了前头不见摆摊卖糖葫芦的,怀清叫陈皮过去问问旁边的茶摊老板娘,陈皮问了回来,说卖糖葫芦的收摊家去了,怀清只能回了四王府。
    二皇子一进二楼包间,就见慕容曦在窗户哪儿站着,京城里的饭馆子,这八珍楼是头一份的,也是老忠亲王的买卖,买卖是头一份的,也舍得使银子,别的不说,就说二楼包间这窗户上的琉璃,就值老钱了,不过,老六这瞧什么呢,眼都直了。
    二皇子好奇的凑过去,往下头一望,心说,果然还是那档子事,二皇子就纳闷了,这女人就算再好,还不都一样儿,再说,这一晃六年都过去了,孩子都长了起来,就算心里头再惦记,也差不多该淡了吧,可瞧这意思不仅没淡,还更放不下了似的。不过,老六越放不下,越能成事。
    想到此,二皇子开口道:“我说老六你倒是长情,这么些年都撂下,不过,四弟妹的确跟别的女子不一样,要说这姿色出挑有的是,像四弟妹这样本事的可没几个。”
    慕容曦道:“二哥约我出来,就是说这些废话吗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